江南电竞

福州法院毒品犯罪及涉毒次生犯罪十大典型案例(一)

来源:氢氧化钙    发布时间:2024-01-30 02:30:19
产品详情

  近年来,福州法院以“6·26”国际禁毒日、“12·4”宪法宣传暨法制宣传日为契机,开展庭审旁听、集中宣判、禁毒宣传进校园等活动,及时宣传报道法院审理重大毒品犯罪案件情况。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近日,福州法院向社会发布《福州地区涉毒案件司法审判白皮书(2018-2021年)》,选取毒品犯罪及涉毒次生犯罪十大典型案例以案释法,扩大毒品案件审判的社会效果。

  2017年3月份起,被告人林某陆续购置了制造甲基(俗称“”)的原料及工具,包括碘、氢氧化钠、磷、丙酮、过滤纸、活性炭、抽滤机、搅拌器、烧瓶及各种容器等。同年6月以后,被告人林某和林某某二人多次在林某购置的位于福清市龙江迎宾大道转弯处的集装箱内共同制造甲基,并在微信上讨论、完善制毒方法。2017年7月30日23时许,被告人林某、林某某在上述集装箱内制造甲基时被公安民警当场抓获。现场查扣含甲基成分的液体数量达1257.37克。经鉴定,上述疑似毒品的液体中均检出甲基成分,含量分别为0.04%、0.01%。

  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林某、林某某违反国家禁毒管理法规,购买制毒工具、原料等,共同制造甲基,现场查扣含甲基成分的液体数量达1257.37克,应以制造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林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最大的作用,是主犯;被告人林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法可予以减轻处罚。二被告人已经着手实行犯罪,但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属犯罪未遂,依法可比照既遂犯减轻处罚。依法判决:被告人林某犯制造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被告人林某某犯制造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网络时代使制毒呈易发化、多样化、频发化,我国面临境外毒品渗透和国内制毒犯罪蔓延的双重压力,特别是制造毒品犯罪形势严峻。打击制造毒品犯罪,就是打击源头性犯罪,意义重大,并且要加强对制毒工具、制毒原料的管控,从根本上遏制毒品犯罪产业链。本案涉案毒品数量大,但因查扣到的液体毒品含量极低,不宜将其认定为具备了毒性和成瘾性的粗制毒品或半成品,属犯罪未遂,依法比照既遂犯对两名被告人减轻处罚。

  2018年1月11日晚7时许,陈某到连江县凤城镇璟江大酒店1619房间内找朋友傅某和金某玩耍,在该房间内遇见傅某、金某及金某朋友被告人黄某。几人一同叫了外卖食用后,被告人黄某将“神仙水”泡在汽水里分给大家喝,陈某听说水里是“神仙水”就没喝。而后金某与被告人黄某开始吸食,这时黄某对陈某说“我这个是‘成都K’,是很好的‘K’粉,你要不要试试,你看我和金某吸食完是不是很嗨”,在黄某鼓动下,本无吸毒意愿的陈某走到桌子旁吸食。陈某经尿液检测呈阳性。

  连江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黄某违反国家毒品管理法规,教唆他人吸食毒品,其行为已构成教唆他人吸毒罪。被告人黄某归案后如实供述罪行,认罪认罚,依法可以从轻处罚。依法判决:被告人黄某犯教唆他人吸毒罪,判处拘役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

  近年来,很多人在“朋友”的“邀请”下吸食毒品,却没意识到这种盛情难却的行为会将你带上悔恨终生的道路。瘾君子们教唆他人吸毒害人害己,腐蚀自己与他人的人生。毒品诱惑往往来自于身边,切记莫与瘾君子交朋友,坚决远离“毒友”“损友”,莫要因一念之差触碰毒品。毒瘾起于微小时,一旦接触毒品,会越陷越深,终让自己的人生陷于泥淖之中,将悔恨终生悔不该。

  2019年初,被告人陈某因与被告人樊某合资生意失败,产生了利用剩余合作资金在工作室所在别墅内种植以贩卖牟利的想法,并将之告诉被告人樊某。被告人陈某自己或利用樊某手机通过各网络站点平台购买一张“陆某”的虚假身份证及大量桶、灯、化肥等种植设备,部分设备由被告人樊某付款,二人在该别墅内共同种植。2019年10月种植成功后,被告人陈某利用互联网平台寻找买家,被告人陈某将花采摘晒干后与茶叶梗装在一起,由樊某将其送至物流点附近,再由被告人陈某到物流点以“陆艳明”的身份或不记名的方式将花伪装成茶叶寄出。被告人陈某以“陆艳明”的身份在物流点寄出的快递共计46单,花共计1700克,获利约人民币85000元。公安机关当场查获疑似叶、疑似杆、疑似花共计7416.3克,种植的桶、灯、水管、肥料等设备。经鉴定,被扣押的疑似花、杆、叶均检出四氢酚;被扣押的疑似植株均检出雌性特异性片段。

  闽侯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陈某、樊某违反国家禁毒法规,多次向他人贩卖毒品共计9116.3克,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陈某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自愿认罪认罚且签署具结书,依法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樊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依法予以从轻处罚。依法判决:被告人陈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被告人樊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

  随着互联网、物流快递等行业迅猛发展,毒品犯罪分子充分的利用“互联网+物流”进行贩毒活动。不法分子利用互联网发布、订购、销售毒品和制毒物品,以物流寄快递等渠道运毒,收寄不用真名,联络使用隐语、暗语,采用微信、支付宝、Q币等在线支付方式,交易活动“两头不见人”,导致追查难度加大。物流公司应承担其管理职责,落实信息实名查验、开箱验视等工作,提高警惕性、严把监控关,加强对毒品的截源堵流工作,一同营造防毒拒毒、风清气正的社会氛围。

  2018年12月至2019年7月期间,被告人魏某在其经营的位于福州市晋安区连洋路的私人诊所内,在明知服用大量奥亭复方磷酸可待因口服溶液(内含可待因、麻黄碱毒品成分,系二类)会成瘾的情况下,以牟利目的,抬高价格以每包4块钱先后35次贩卖给已服用成瘾的吸毒人员陈某强,合计贩卖约3350包(10ml/包),贩卖价格共计13400元,获利约6000元。2020年9月28日,被告人魏某在其经营的“魏某诊所”内被公安机关抓获,同年12月10日主动退回违法犯罪所得人民币13400 元。

  晋安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魏某违反国家禁毒管理法规,以牟利为目的,多次非法向吸毒人员贩卖国家管制的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奥亭复方磷酸可待因口服液,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应予依法惩处。被告人魏某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愿意接受处罚,且主动退回犯罪所得,具备监管和帮教条件,依法予以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依法判决:被告人魏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

  国家对于毒品的管制一直采取高压态势,而毒品的范围并不仅限于、等经常提及的类别。复方磷酸可待因口服溶液内含可待因、麻黄碱毒品成分,长期大剂量使用会使人产生快感和幻觉及心理依赖,过度滥用可导致神智失常、昏迷、呼吸停顿等与吸毒一样的效果,在危害性上与其他传统意义上的毒品没有区别,社会危害性大。本案中的被告人身为执业医师,熟知复方磷酸可待因口服溶液的药性和用量,在短时间内多次大量贩卖给吸毒人员,足以认定其主观上并非将口服溶液作为药品,而是当做精神或成瘾药物进行贩卖,应依法惩处。希望医药领域的从业者,引以为戒,切莫因贪图一时之利触犯法律。

  程某,男,2002年出生;邱某,男,2002年出生;庄某,男,2003年出生。2019年6月9日,被告人程某、邱某、庄某、谢某(另案处理)接到线人购买毒品需求后,合谋分别向各自的上线寻找货源,约定所得盈利均分。后因三名被告人的上线日,由被告人庄某联系邱某某(另案处理)后,谢某向邱某某提出需要可靠的毒品上线,邱某某随即将微信昵称为“华”上线的联系方式推荐给谢某,谢某等人与“华”接洽后,成功以人民币5000元的价格从“华”处购得重2.47克的甲基()。2019年6月14日1时许,被告人程某、邱某、庄某、谢某在福州市鼓楼区酒吧包厢内,将该袋2.47克的甲基以人民币7500元的价格贩卖给买家,被民警当场查获。

  鼓楼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程某、邱某、庄某违反国家对毒品的管理法规,贩卖甲基2.47克,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程某、邱某、庄某犯罪时已满十六周岁未满十八周岁,依法应当从轻处罚。被告人程某、邱某、庄某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愿意接受处罚,对其可以从轻处罚。依法判决:被告人程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被告人邱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被告人庄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涉毒犯罪低龄化已成为毒品犯罪的新趋势,未成年人正处在生理、心理的发育期,辨别是非能力不强,自我控制力弱,没有社会、学校的正确引导,容易接触毒品乃至走上毒品犯罪道路。毒品警示教育应全方面覆盖义务教育学校、高等学校、中等职业教育学校等教育单位,让青少年明确认识毒品危害,家长要认真履行监护责任,多与子女做沟通,及时了解子女生活、学习、交友情况,禁绝接触毒品可能性,切莫贪图暴利而深陷泥潭不可自拔,让青春在罂粟花中凋零。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询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