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电竞
敬告“眉笔刺客”:我眉非韭菜可画不可割
来源:行业知识    发布时间:2023-12-31 03:57:39

  2023年9月10日,李佳琦在直播间里回复网友的一句话,将众多购买的人,尤其是女性消费者的注意力吸引到一支细细的眉笔上。

  有“热心网友”以售价除以眉笔重量,计算出23款热销眉笔的每克单价。结果显示,每克超985元的花西子眉笔不仅是国产品牌中最贵的,也以第六贵的排位,居芭比波朗、YSL、植村秀等历史悠远长久的国际大牌之上。

  虽然这么算不能完全客观地体现一支眉笔的价值,但每克单价超过黄金的结果还是引发了大批网友的愤怒以及好奇:花西子这款眉笔到底贵在哪?

  花西子眉笔的介绍页上写着何首乌、“螺子黛”等字眼,聪慧的网友很快想到:这是说里面含有何首乌和螺子黛这两种看着“不明觉厉”的天然成分吗?

  但是不是又怎样?画过眉毛的人都知道,自己基本不会像关注护肤品、香水那样关注眉妆用品的成分,即便是彩妆用品里看似与健康关系最大的口红,很多时候也只有孕妇或有孩子的人才会留意成分表。

  况且,这类成分的加入,真能直接而显著地提升一支眉笔的使用体验,或让使用者的眉毛本身变得更好吗?消费者可不是傻子。如果一定要夸,也只能夸它让更多人知道了何为“螺子黛”。

  《中国历代女子妆容》一书称,古人最早的画眉材料是“黛”,汉代称“青石”或“石黛”。由《通俗文》“染青石谓之点黛”可知,黛是一种矿石,属于石墨一类。

  螺子黛则是古代画眉产品中最为名贵的,又称“螺黛”“黛螺”“螺”,亦称“画眉石”,以靛青、石灰水等经过化学处理制成。螺子黛在中国的运用可能始于汉魏,而文字记载最早见于隋唐时期。

  颜师古的《隋遗录》写道:“螺子黛出波斯国,每颗值十金。后征赋不足,杂以铜黛给之,独绛仙得赐螺子黛不绝。”唐朝人冯贽的《南部烟花记》则说:“炀帝宫中争画长蛾,司宫吏日给螺子黛五斛,出波斯国。”

  可见螺子黛非常有可能始于波斯,盛行于隋,在大业年间每颗已值十金。而据清人陆次云之说,清代时螺子黛的价值增加了百倍之多。

  可是,螺子黛的这两大核心成分——靛青、石灰水,早已不是稀罕之物,化学合成的工艺对现代文明来说亦不足为奇。换句话说,就算真用了这种历史悠远长久的成分,眉笔的生产所带来的成本也不会高出多少。

  在当代,眉笔的主体眉笔芯通常由蜡、脂和色素三大成分组成。据《化妆品——配方、工艺及设备》一书介绍,眉笔中蜡质含量相比来说较高,通过调整高熔点蜡的组成和比例,可调节眉笔的软硬程度。

  在不同配方中,蜂蜡、木蜡是最常使用的蜡质,羊毛脂、矿脂是最常使用的脂质,色素类则包括氧化铁、植物炭黑等。

  明星造型师万诗君指出,即使没有打出“成分天然”的噱头,大多数眉妆产品的成分也不完全是化学成分,“像蜡、油脂、炭”。

  如果是化学成分特别多、配方特别不“高级”的产品,主要后果可能是“画过的地方容易断、容易掉”,对眉部皮肤的伤害稍微大那么一点点,而很少出现一用就“烂脸”的极端情况。

  《化妆品——配方、工艺及设备》用几段话总结出铅笔式眉笔和推管式眉笔(俗称“自动眉笔”)的制备工艺,并指出:“眉笔虽然是一种化妆品,但是很少在化妆品厂生产,由于其生产设备和工艺与蜡笔、铅笔等接近,因此眉笔大多在铅笔厂生产。”

  因此,眉笔的生产所带来的成本和复杂性并不高,甚至可以说很低,正如万诗君所言:“其实眉笔的成分就那几种,我们不否认它有一些科技含量,但也不会特别高。”

  万诗君总结,眉妆用品眼下分为眉笔(铅笔式和推管式)、眉粉、眉蜡、染眉膏、眉胶这几大类。

  眉笔可以使眉形及眉毛颜色更清晰;自身眉形很好的人,能够最终靠扫眉粉加深眉毛的颜色,并使颜色更加均匀,上妆效果相对来说比较柔和;眉蜡类似发蜡,能够更好的起到定型作用,用来打造时兴的“野生眉”。

  染眉膏,顾名思义,主要用来改变眉毛的颜色;眉胶则主要是透明状的,使用后眉毛会变得比较硬,线条更清晰,让整体眉形看上去更立体,同时起到防水的作用。

  为客户画眉时,万诗君会结合多种产品,“先拿眉粉扫,再拿眉笔填一些线条,画出清晰的眉底和柔和的上沿,让眉毛有立体感;假如你染完头发,颜色很浅,我们会用一点染眉膏染浅一点,让它看上去和头发颜色更协调”。

  站在专业角度,万诗君选眉妆产品的标准主要有产品的颜色、上色情况、膏体质感和使用手感。植村秀砍刀眉笔是她工作时最常用的。

  在植村秀天猫官方旗舰店,这款眉笔售价200元,有8个色号,净含量4克,另外2个色号净含量3.4克。淘宝的一些代购则标价110—140元不等。单看总价并不便宜,但若使用前文的算法,那么它的性价比相当高。

  有些眉笔色调泛红,有些泛灰,而植村秀砍刀眉笔给万诗君的感觉很自然,几个色号也都挺大众化的。它最厉害的地方是在手部等的皮肤上不易上色,在眉毛上却表现优异,“再加上可能你的眉毛上会有一些油脂,它画出来就会很均匀”。

  万诗君觉得,有的眉笔不好用,要么是颜色不行、上色困难,要么是油性太大、眉笔芯过软,导致画起来颜色不均匀,还可能会在眉毛上粘成一块。

  当然,植村秀砍刀眉笔也不是完美的,比如用起来非但需要削,而且没有花西子之类的年轻品牌的贴心提示。

  这样的眉妆产品对化妆“小白”来说有利有弊,万诗君说:“可能有的‘小白’不会削,不过他们说你可以拿这个眉笔到柜台,柜姐可以帮你削,但挺麻烦。”

  与之类似,资生堂六角眉笔不仅需要削,而且比一般的眉笔长,携带不太方便。不过换个角度看,这也体现了它的“实在”。

  在万诗君和不少消费者的印象中,国货彩妆的全面崛起,以及直播带货的盛行,都在过去两三年发生。有关数据也证实了这样的判断。

  IT桔子发布的《2022年国货美妆个护新消费融资报告》指出,中国已成为全世界第二大美妆市场,第一是美国。2020年,欧美品牌仍占据中国化妆品市场的头部地位,而2022年妇女节期间,微博的国货美妆品牌内容热度已超越国际品牌。

  飞瓜出品的《2022年美妆短视频及直播电商报告》则表明,受疫情反复影响,2022年化妆品行业零售总额总体平稳,电子商务平台成拉动消费的重要渠道。

  在抖音,美妆的销量保持两位数增长,直播带货仍是美妆商品的主要销售经营渠道。彩妆品类品牌及推广达人关键多个方面数据显示,年度热销品牌前三位分别为花西子、FV、卡姿兰,均为国货。

  万诗君对国货彩妆的态度非常包容,她自己用过小奥汀的眉笔和完美日记的口红。花西子的眉笔她似乎买过,但不记得使用感受了。也许,这也从侧面反映了这款产品于她而言非常平庸。

  除了有品牌的正经眉妆产品,万诗君还喜欢用画玻璃的“特种铅笔”和拉线笔来修饰眉毛。她透露,这两种笔很受专业化妆师和专业院校的化妆老师的欢迎。

  “它们很便宜,可能也就两三块、三四块钱,但是很好用。其实现在我们好多(画眉)方式还得用拉线笔,既便宜又好用,上色也特别快。”这两种笔的成分跟眉笔差不多,卸妆用品能够清洗整理干净,她工作中遇到的名人都不介意使用。

  “如果你的眉毛形状不好或者不对,也会出现五官的间距不好看、不协调的情况”,所以万诗君这样的专业造型师,十分注重眉毛和眼睛的关系,他们会参照“三庭五眼”的标准,力求通过画眉让整张面庞“看上去比较精神、漂亮”。

  四五年前,韩剧女主角的“平眉”或称“一字眉”大行其道;现在,“妈生眉”和“野生眉”是美妆博主着力推广的两大眉形。不过,万诗君建议,眉形的选择还是要考虑自身的实际情况。

  长脸别画挑眉,可以稍微画平一点,起到横向拉长的效果;圆脸别画平眉,稍微挑起来一点,能够更好的起到拉长脸形的效果;正三角形脸,也就是太阳穴处比较凹的“由”字形脸,画的时候尽量平直,可以稍微挑一点眉峰,然后往外拉出来一些。

  万诗君特别提醒,“妈生眉”并不适合所有人,因为既考验画眉功底,也对自身的眉形要求较高。

  “可能是本身的眉毛浅一点,通过一些修饰的方法,让它看上去浓密一些。”就拿演员倪妮来说,“她眉毛比较淡,每次她的化妆师画的时候,都把眉头画成根状,你就会觉得很有立体感。”

  男士眉妆还是以自然为主,主流眉形有刀锋眉、剑眉等,不宜画得太细、太挑,“大多数男士的眉毛都比较浓密,画完以后看上去颜色清晰、均匀,能体现出男性的阳刚就好”。

  日常生活中,很少有人经常用多种产品给自己画眉。纵使专业如万诗君,也更乐于选一支好用的自动眉笔,而有些款式的眉妆产品其实能够完全满足多种需求。

  比如三角头的自动眉笔——“你可以用尖的位置画线条,用三角头的面去画整个眉毛的形状”;或者笔芯软硬合适的眉笔,例如植村秀砍刀眉笔——“可以削成扁的,画线条、画根状,也可以竖过来,用这个面画整体”。

  那么,眉妆产品的价值怎么衡量才是合理的?通常,化妆品定价既包含各种可量化的成本(生产制作、人工、包装、物流等),也包含一些无形的价值,如品牌价值和营销投入。

  对知名品牌而言,足够的积淀是它们不以请人宣传为刚需的底气。有时候,一些名人还会主动分享使用感受,起到自发宣传的效果。此外,很多名人将跟它们合作视为双赢,所以即使请人,也不需要支付太高的费用。

  年轻品牌却没有这样的底气。万诗君觉得,它们请名人或“网红”做宣传无可厚非,但正因为缺乏各方面的积淀,所以请人的花销往往会比较大,且当中涉及的策划、公关等环节,都会产生费用,“可能这些挺高的费用都会平摊到这根眉笔,还有别的产品线里面”。

  其实,这样的定价方式消费者也不是不能理解和接受,但技术创新和产品研发有没有跟上、性价比有没有保证,则是更需要严肃对待的问题。

  经过花西子眉笔事件,很多人发现一些国产化妆品根本不是所宣传的那样,个别产品甚至还在用所谓的优惠活动打掩护。“要不然你就走价格亲民路线,让大家认为这东西确实实惠,那大家肯定也都会买。”万诗君认为,现在这样只会让人觉得你对消费的人不负责任。

  此外,很多国产化妆品喜欢通过制造话题或噱头吸引消费的人,比如打出成分天然或珍贵的旗号。万诗君认为,类似螺子黛的噱头商家真能保证也就罢了,因为很多时候大家没能力去鉴别或鉴定。

  当消费者下意识地相信自身常用或喜欢的品牌,上当受骗也不是没可能。所以万诗君由衷地表示,玩价格游戏、文字游戏毫无意义,“不管是做生意还是做什么,都要本着一颗良心去做”。